狐狸

伏黛安利企划第十四棒(收藏癖)

由于老福特超棒的格式,你们会发现空格多的吓人,接受不了的可以看链接https://shimo.im/docs/q9JYvvJXcGrhPkrd/ 《收藏癖》,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我会在评论里也甩一遍)


注:①这里的老伏心理有点变态扭曲,所以行为会非常偏激,偏激到让你想砍死他的那种。















②对于老伏来说,黛玉是他人生中的一道光,他既想抓住她,又想把她染上自己的颜色。















③现实中如果遇到老伏这样的娃子,一定要打妖妖零(认真脸)















④请勿对作者进行人身攻

击。















⑤有空的时候会补番外。

⑥后文中淡黄色液体是汽油。













































天空中零零落落的飘着几星雨滴,世界也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纱布,阴沉沉的。空气中夹杂着青草与泥土的气息,也行不久前这里还有几缕残存的花香,现在这些素花却已腐烂在泥土当中,没有人知道它们被锋利的剪刀剪下前,曾怎样沐浴在阳光下,怎样倾听风的呢喃、蟋蟀们的小夜曲,正如长眠在这片墓园里的人一样祭奠者只能从那残缺不全的墓铭志上了解他们的生平,随着时间的流逝,风会抹平石头上的伤痕,只剩下一个灰白色的十字架。























皮鞋在地面上有规律的轻叩,不带一丝留恋的跨过一级级台阶,最终在一座墓碑前停了下来。里德尔放下一支白色的月季,墓碑看起来年岁不长,不过令人感到惊奇的是上面只有死者的名字——TOM·Riddle,他为自己立了一个空冢,葬下了过去的自己。























远方的雾气中出现了一个小白点,一个轮廓逐渐显现出来。是一位姑娘,一位生着异国面孔的姑娘,肤色苍白到有些透明,细长的眉毛如同水墨勾勒出来的,她的眼睛那样好看,却并不明媚,所流露出来的只是淡淡的哀愁,唇色也有些泛白,不是热烈的丹红,而是掺了水的杨妃色,快要凋谢的芙蓉也是那般让人心生凄意。她怀里簇拥着一大捧还带着露水的百合,长裙与百合相应成趣,白的纯粹,白的耀眼。姑娘停在他身旁,俯身放好。里德尔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个娇俏的像是女子的男人埋葬于他脚旁这片泥土里,随后姑娘轻微的抽泣声响了起来,她哭起来真好看,里德尔想到。























雨开始下起来,豆粒大的雨点滴在额头上,打断了里德尔的惬意。姑娘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一柄伞撑在二人头顶。























“抱歉,打扰了。”























“......谢谢,麻烦了。”























































里德尔收起怀表,迈步走进店铺里。一个单薄的身影正坐在窗前。























“小姐,我们还真是有缘分,请问这里有人吗?”























“嗯…没有。”黛玉有些迟疑不定。























“汤姆·里德尔,不知道小姐的名字是?”























“林黛玉。”























伦敦在这个季节罕见的阳光悄悄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将小木桌一分为二,这是因为窗帘的原因,厚厚的天鹅绒将里德尔完美的笼罩在阴影里,黛玉在阳光中却增添了几分不真实,似乎下一秒钟便会碎掉,化作满天繁星乘风而去,愈来愈远……























愈来愈远……























愈来愈远……























直到再也看不见……























我的姑娘啊……























我的黛。























里德尔伸手把窗帘拉了过来,小桌上仅存的阳光也立刻染上了黑色,成为阴影的一员。























“太刺眼了。”里德尔笑着解释,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温度。















































“我对你们东方的诗文不太明白。”里德尔正色道,自从上一次见面后他经常以东方文化的借口缠着黛玉,这个东方姑娘就像是一道光,他迫切的想要抓住她,靠近她,拥有她。当然,东方的姑娘是不会知道这些的,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哪些地方不明白?”黛玉抿了一口红茶,她与里德尔认识大半年了,时间并不长,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与对方像是认识很久一样。最开始里德尔“偶遇”到她的次数不算多,后来几乎每天都能见上一次,再后来里德尔倒是诚实,直接约她出来见面,对此黛玉起先有些抵触,过了些日子也就慢慢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身在异国他乡,与别人说说话,交个朋友也好。























“关于如何写诗这里。”话一出口,黛玉的眼圈就红了,当年还在大观园的时候,香菱也这么问过她,如今人死的死,走的走,散的散。“怎么了?”里德尔关切的问她,其实他是最爱看她哭的,还曾说她哭起来的样子最是好看,为此黛玉恼了半天,好久没有理他。“无事,不过是想起了一些往事罢了。”黛玉用帕子擦了擦眼角,又继续道:“曾经也有个女孩子问我如何去学诗,你比她要聪慧的多,只要肯下功夫,定不愁作的不好, 作诗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 。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下次我给你带来,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玚,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 ”























“东方文化倒真是博大精深。”里德尔笑道“你还从来没有给我讲你以前的事呢。”























“难道你跟我讲过不成?”























“我没有什么好讲的,我父母早亡,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里德尔语调平淡,听不出是什么心情。黛玉一惊,寻思着用什么话来安慰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























于是长久的沉默。























最终黛玉打破了沉默:“我要走了。”



































“去哪?”里德尔眯起眼睛。































































“我想回东方,趁着我身子还好些,不然也许以后就没机会了。”里德尔没有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瞧着她。































































“那我先走了,到时候会来跟你告别的。”她走的那样快,只留下一个背影,逐渐消失在伦敦的灰蒙蒙的天空下。































































































































里德尔如约赶到杨树下。树叶生的茂盛,每每当风吹过时,树叶簌簌作响,整棵树便像是一只巨大的风铃。他想到了黛玉给他讲的诗:































































驿亭三杨树,正当白下门。































































吴烟暝长条,汉水啮古根。































































向来送行处,回首阻笑言。































































别后若见之,为余一攀翻。































































如今倒还真是应景,不过——想要离开,不可能的。































































你就算化成灰,































也必须留在我身边。































































里德尔远远的看到黛玉向他走过来,她并不是一个人,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































































一个有些眼熟的男人,一个生的像女子一样的娇俏的男人........有些面熟......里德尔在记忆里翻转......像女子一样的男人.......雨天……墓碑……东方姑娘…………































































是贾宝玉,































那个躺在墓园里的家伙。































































果不其然,里德尔听到黛玉的声音:“这是我的表哥,贾宝玉。”那个年轻人热情的向他打招呼,他勾起唇角微微欠身:“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关于贾宝玉还活着,他并不意外,甚至可以想象出黛玉碰到贾宝玉那令人感动的场景。































































这两个人看起来真是般配的紧。































































没关系,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都不重要了。































































不重要了。































































睡吧,我的姑娘……































































睡吧……































































































































黛玉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漆黑,她反射性的去摸自己的眼睛,然而并没有摸到,手上应该是套了手拷,凉的刺骨,稍微动一下便能听的见金属尖利的碰撞声。头剧烈的疼起来,之前的片段涌入脑海。































































她最后看见的,































是里德尔的眼睛,































深不见底。































































“醒了?”略带嘲讽的声音响起,黛玉只感觉全身的血都涌了上来,嗓子里有些发甜。































































“你这是做什么?”黛玉以同样的语气反问。































































里德尔没有回答。































































“放我离开。”































里德尔仍旧没有回答。































































“我表哥呢?”































































“你还真是心心念念的想着他,别急,我立刻带你去见他。”语毕,咔哒一声,黛玉脚上也结结实实的套了一个链拷。































































“松开我,你把他怎么样了?”































































里德尔不理会黛玉的话,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开我,我自己可以走。” “据说你们东方有个习俗,女子的脚要是被男人看了,这个女子就必须要嫁给他。” “登徒子,哪来的这个习俗,你放开我。” 黛玉觉得像是走进了一个地下室,温度有些低了,里德尔把她用绳子绑在椅子上。































































“放开我。”































































“别闹,你看我这不是带你来见他了吗。”里德尔笑笑,转身对宝玉说:“你瞧瞧谁来看你了。”































































“林妹妹!”宝玉被捆在另一个椅子上,距离黛玉还是隔着相当长的距离的。































































“别叫,你的声音委实难听。”里德尔带着手套,慢慢擦拭着一柄银制匕首,他举起刀仔细的看了看,将刀刃插入宝玉的脚后跟上方,轻轻一扭,血喷溅出来,染红了白色的衬衫,宝玉平时娇生惯养,哪受过这样的委屈,立马叫了出来,想要挣扎,奈何手脚都绑着,动弹不了分毫。































































“你在做什么?”黛玉的眼睛被蒙住,只能听得见宝玉的惨叫,声音里已经带了几分颤抖,“不,不要......你别这样做,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重复刚才的动作,红色开始顺着椅子的木头纹路蔓延,宝玉的声音回响在偌大的屋子里,“你太吵了。”里德尔顺手将抹布塞进宝玉嘴里,在宝玉的手腕上比划了一下。































































涌出的血液流到地上,蜿蜒曲折顺着地上的纹路流淌,鲜红的刺目,他想起黛玉告诉自己的水墨丹青,却觉得用朱砂绘画也是极好看的。里德尔摘下手套,走到黛玉面前:“你一定很想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无非就是他再也站不起来了而已。” “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我会不会不得好死倒是不一定,但是我敢肯定,表哥一定会死在我前面。” “黛,你哭起来真好看。”里德尔放肆的笑着,笑声与细碎的哭声混在一起,显得诡异万分。































































“我....我不走了,你放过他好不好,求求你.......”黛玉的声音几乎要轻到听不见,“那可不行,犯错可是要受惩罚的,不过——看在黛为他求情的份上,我倒是不想再折磨他了。” 里德尔露出残忍的微笑,将淡黄色的液体倒入高脚杯,然后不紧不慢地倾倒在宝玉身上,液体在灯光下闪着光芒,像是远古某种神秘的祭祀仪式。































































里德尔走到黛玉身边,解开了身上的绳子,凑在她耳边说:“走吧,我的黛,很可惜,他已经死了。”































































喉间的甜腥味越来越浓,终于涌了出来。































































这样也好.....































































这样也好........































































就让我这样死去..........































































黛玉的意识逐渐模糊,恍然间看到了大红的牡丹,正在她面前绽放。































































火在身后烧起来,红的热烈,红的耀眼。































































































































她醒了。































































她一直不再肯理我,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流泪。































































她哭起来真好看。































































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可是我没有做错。































































我哪里错了呢。































































我看着她,想起在孤儿院的时候我曾经有一只兔子,白色的,毛茸茸的,两颗眼睛就像红色的玛瑙石,后来我杀死了它,并且把它很好的保存了下来,现在都在我的书房里摆着,栩栩如生。我实在是很喜欢这只兔子,可是兔子是会死去的,于是我杀了它,这样它就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































































黛,你也不会再离开我了。































































永远也不会。































































——汤姆·里德尔

老板太太回来了!

太太回来了啊啊啊啊!我好了!我太好了!有生之年能看到太太回来我简直热泪盈眶!
这里给刚入坑的新人补充说明一下:老板太太的微博叫做多情的老板,画的画超级好康,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神仙画手,不过小伙伴们别乱转图片,之前太太就是因为这个退坑的

【伏黛】【原创】旧年 ②


不定时更新


大概是民国时期


文笔渣,请多多指教(๑• . •๑),可能会ooc


(不喜勿喷)


宝玉回头看看,说:“想必是里德尔军长来了,林妹妹可要一起去看看。”“不了。”宝玉张了嘴,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却终究是叹息一声,转身离去。黛玉只觉得心口闷闷的,里德尔军长吗,这个人她倒是有所耳闻,是英国人,据说外表看起来风度翩翩,实际上却是极为残忍,听有些人说他有一间屋子,里面专门是装那些所谓“纪念品”的,这位军长似乎是个孤儿,所以手段有些极端,以杀人为乐趣,但是依然受到不少女性追捧,为的是他长了一张英俊的面孔,气度不凡,谈吐文雅以及在英租界的地位和金钱。黛玉对他谈不上有什么好感,楼下的声音开始逐渐小起来,黛玉关上窗户,漫不经心的晃动着手里的酒杯。


里德尔上楼时,看到的就是黛玉在翻动一本诗选,像一副画一般,他淡漠的收回目光,得体的回应着那些问候。一个漂亮的花瓶,他这样想到,看起来还真是脆弱。却说黛玉也偷偷的瞄几眼里德尔,他一身绿色军装在人群中好不显眼,他倒是与一般的洋人不同,是黑色的卷发,眼睛也是黑色的,五官倒是深邃的很,嘴角挂着疏离的笑意,怪不得让那么多姑娘倾倒,真真是生了个好模样。虚伪,黛玉心里不知为何冒出这两字,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她有些后悔,一定是吹风的缘故,黛玉站起身向公爵匆匆告别,走下楼去。


本着昨天受了风寒,黛玉正想好好睡一觉,“小姐,里德尔军长派人来了,想请您去里德尔府上做客。”黛玉心里顿时窝着些气,好好休息一下怎么就那么难?!可是又不好回绝,她有些懊恼的揪揪头发,心里就像是有一团乱麻。等到了里德尔公馆,黛玉被引进会客室,里德尔早就在里面待着了。“早安,林小姐。” “早安,里德尔先生。”里德尔脸上挂起招牌微笑,“里德尔先生的中文说的当真是好。” “过奖。”他突然往前凑了凑,道:“林小姐长得还真是漂亮,我都有点对小姐心动了。” “若是先生对哪个长得好看的人都心动的话,那先生怕是要心动不知道多少次呢。”黛玉讽刺道。“不,黛,我的心只为你一人跳动。”里德尔在黛玉耳边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看到黛玉的耳尖瞬间红起来,不禁笑笑。“先生这样做可不合礼数!”黛玉瞬间站起来,脸上染了些红色“哦,那我还有更不合礼数的怎么办?” “登徒子。”黛玉脱口而出,立即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头痛,她看看里德尔,心想:死就死吧,死了也比这样活着痛快。


便又继续说:“先生,我们不过一面之缘,何苦叫的如此亲近,您的称呼怕是有违礼法,没皮没脸的像个什么样子,希望您能够明白,不然到时候我的手要是一不小心落在您脸上,先生恐怕也没办法招小姑娘的喜欢了。”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姑娘。”里德尔眯起眼睛,黛玉转身欲要离开,却不料被抓住了手腕,女子的手腕细的很,白净微凉,相当细腻,这不禁让里德尔想起了中国的瓷器,他俯身:“你说,你的那个表哥怎么就那么没眼光呢?”宝玉?!黛玉猛的转过身来,“先生此举非君子所为。” “我本来就不是君子。” “你....卑鄙无耻....” “我不介意我再多一个俘虏。”他的笑容愈发残忍,“不...你.....”黛玉的声音有些颤抖,眼圈红了起来,里德尔的心情实在是不错,刚刚还在讽刺自己的女子,接着就成了这个模样,当真是可笑,“你......想要什么?” “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你应该知道的,我并不缺金钱。” “休想,这是万万不能的。” “哦,是吗?”里德尔饶有趣味的打量着眼前的人,她抖的厉害,像秋风中的一片落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也不过如此,他心里想,“我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5......4......3.....” “...2......” “不,我.....我...我答应便是。” “好姑娘。”里德尔松开黛玉的手腕,他刚才握住的地方有几道淤青。


“那么,交易从现在开始。”


(这可能是个坑,我心情日常起伏较大,也说不准会不会弃,尽量更完吧,有不合历史的地方请指出,我会补充纠正的,文笔正在努力进步中.........另外,这篇文也在贴吧上更,而且比这个进度快一些,这里特别说明一下,那个叫有狐缓缓归和狐狸理的也是我,之前有人误会跟我私信说我抄袭贴吧里更新的内容)

震惊!!!

噢天哪!老伏居然和贝拉特里克斯有一腿?!而且还有了一个孩子?!那我们林妹妹岂不就是.........梅林的长筒袜!谁来告诉我这是假的,这一定是我眼睛出了问题.....
伏黛T恤衫~

大家可以去淘宝搜索伏黛就知道了,满十个人发货,运费9元,价格39,材料好一点49,有没有人一起_(:_」∠)_

伏黛旧年『原创』

【伏黛】【原创】旧年 ①

不定时更新

大概是民国时期

文笔渣,请多多指教(๑• . •๑),可能会ooc

(不喜勿喷)

注:这篇文章是自割腿肉系列,本来想看伏黛的民国文,但是没发现有人写,于是只能自己产粮,如有撞梗我可以保证决对不是抄袭,这篇文很有斯德哥尔摩(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 常见症状:对所处境遇恐惧、害怕;但同情、帮助加害者 )的意味,背景我是用的天津英租界( 天津英租界,是英国设在天津的专管租界。它是近代中国七个在华英租界之一,同时也是天津的九国租界中设立最早、发展最繁荣的租界,因与法租界毗邻位于天津紫竹林附近,亦有“紫竹林租界”之称。1923年6月,黎元洪曾宣布将民国政府迁往天津英租界,使这里一度成为中华民国大总统及政府所在地。1930年代,英国与日本曾因天津英租界相关问题而爆发冲突和外交纠纷,并导致天津英租界危机。英国租界在天津自1860年起共存在了八十余年。 )主要用它的原因是因为它的材料多一些╮(╯▽╰)╭









“那个林小姐在窗户旁边都已经站了半天了诶。”“林小姐?就是那个最近很有名的影后吗?她怎么也来了啊?”“公爵可是除了那位军长的第二号人物,面子还是很大的,她难道还能推脱不成?她的电影我看过一次,倒真是不错。”“早就听闻她喜欢碧色衣裳,果不其然,今天穿的可不就是这样的旗袍?还有她那对耳坠,据说是她母亲留给她的,是上好的翡翠,现在的小姐太太们都喜欢烫那些卷发,唯独这林小姐留那么长的头发然后盘成各种发髻,还有那发簪,真是精美啊。”“可不是,人家可是大小姐,那些发髻可讲究着呢,那些发簪看起来像是前朝的遗物,现在精贵的很。”“我听人家说这林家小姐跟贾家的表哥好像还有一段故事,但是这贾家表哥却娶了薛大小姐,这林小姐受了刺激,才出来当这影后的。”“啧啧啧,那贾少爷倒是个沾花惹草的主,要我说,趁早跟他分了趁早好。”几个公馆里的女仆小声议论着,今天是公爵的生日,公爵宴请了上流社会的许多知名人物,打算开一个舞会呢。黛玉倚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呆,风吹起耳边的发丝,她的神情有些恍惚,像是在出神。“林妹妹!”一道声音把黛玉拉回现实,宝玉手里挽着宝钗的手,宝钗烫着流行于上层名媛里的大波浪卷发,着一身鹅黄色旗袍,雪白的腕子上带着一只小巧玲珑的金表,那是宝玉送给她的,这二人乍一看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表哥。”黛玉转过身,宝钗的手表在灯光下闪过一道光芒,黛玉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生疼,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变的平静,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笑,“你们还真是恩爱啊,宝姐姐越发端庄可人了。”“不,林妹妹...我....”宝玉欲要解释,楼下大厅传来嘈杂的声音。

日常摸鱼,模仿的老板太太的画(用A4纸画的,有些细节处理的不是很好_(:_」∠)_)